广州市住建局低风险区外卖可送到家

疫情期间加强物业小区管理最新工作指引发布

低风险区外卖可送到家

2000年出生的她,从小在福建宁德长大,去年进入宁德市中医院工作,她的活动半径始终围绕着家乡打转。这次出征武汉,刷新了她的“最长离家记录”。

但说服家属谈何容易。“家属不同意,其他方面再怎么努力都没辙。”

“去它的病毒!”为了表达战胜疫情的决心,谢佳慧在防护服的左臂位置写下了几个大字。

2月16日凌晨1点,首例新冠肺炎逝者遗体解剖工作开始。

晚上9点,刘良接到了张定宇的电话。“他说有一个可以做解剖了,赶紧过来,这比我想象的快多了。”刘良说,当天上午他就收到了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的肯定回复,当时他乐观估计,尸检落地还需要2至3天。但实际上,从卫健委打破常规到尸检落地,前后不过10个小时。

截至2月15日,新冠肺炎致死病例已超1500例,因为尸检缺位,无法明确该病发生、发展与转归的客观规律。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法第46条规定,为了查找传染病病因,医疗机构在必要时,可以按照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的规定,对传染病病人遗体或者疑似传染病病人遗体进行解剖查验,并应当告知死者家属。张定宇嘱咐郑永华,要动员临床死亡患者的家属,积极配合国家医疗机构,开展尸检工作。

“这几个条件很难同时满足。”刘良说,整个湖北都没有专门的负压解剖室,但必须防止解剖产生次生灾害,比如不能对空气、环境造成污染。另外,人员资质问题也没办法落地,新冠肺炎属于传染病,全国没有针对传染病解剖发放特殊的资质。

“我们比临床医生的防护级别更高,手套和帽子都必须戴3层,护目镜外面还要加上防护屏,不能让身体的任何一丝缝隙能接触到外面的空气。”刘良告诉记者,当晚团队的3个人按照标准化程序做防护穿戴,耗时近1个小时。

刘良怎么也没想到,新冠肺炎逝者遗体解剖工作的破局会这么难。

虽然硬性条件受限,但刘良认为疫情之下可以“特事特办”。他在1月中旬就开始筹备人员,组成了一支解剖团队,并形成了一份指导手册,在其他涉刑事案件的解剖工作中进行了演练。

1月29日,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赵建平也对外呼吁,希望对死亡病例进行尸体解剖能为医学提供帮助。紧接着,中国科学院院士、陆军军医大学病理研究所所长卞修武等国内病理学界人士也向相关部门提出,希望尽快进行新冠肺炎致死病例的遗体解剖。

谢佳慧告诉记者,由于年龄最小,常常会受到同事们的帮助。患者们也看出了她的稚嫩,像对待自己女儿一样对她嘘寒问暖。

1月26日,福建首次派遣医疗队出征武汉,谢佳慧主动请缨却未能随行。20天后,谢佳慧也奔赴武汉,“和死神抢人去了”。

新冠肺炎逝者遗体解剖第一人刘良和他的团队

多数时候,患者都会把“谢谢”挂在嘴上,感谢医护人员同他们一道渡过难关,“病人的问候便是最暖心的支持。”谢佳慧说。

刘良是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原法医学系主任、湖北省司法鉴定协会会长。早在1月7日出现第一例因新冠肺炎死亡案例时,他就联系武汉市卫健委,希望做遗体解剖了解病理改变,无奈未得到家属同意。1月22日,他再次提出解剖诉求,但仍面临诸多现实挑战。

万事俱备,刘良紧急安排待命的团队前往金银潭医院,医院方面专门腾出了一间负压洁净手术室当作解剖室。“只要能满足负压的条件就可以,目的是让病毒颗粒不要传到外边去。”

刘良迅速向武汉市卫健委提出解剖申请,并通过医院联系逝者家属,希望征得同意。

“里三层,外三层,穿上防护服后缺氧头疼,挂耳式口罩勒得耳朵都要掉了,穿完衣服就开始疯狂流汗,流汗导致护目镜起雾,汗水顺着睫毛流进眼里,看不清路……”2月21日凌晨,抵达武汉后,谢佳慧在朋友圈里发了一条信息,将“防护服初体验”悉数记录。

做好居家医学观察住户服务保障

终于,在2月16日凌晨,第一例新冠肺炎逝者遗体解剖完成。截至目前,刘良方面已获得9例逝者的病理样本。

“就如同打仗之前要去前沿阵地侦查,不进行遗体解剖,我们就是在‘盲打’,不知道病毒在肺、肾脏、肠道等怎么分布的,也不知道该往哪个地方使劲。”刘良分析称,要解决这个问题,就要从器官学、组织学、细胞学的形态去判断。

据介绍,广州将坚持分区分级防控,高风险地区严格管理;中级风险区,合理确定防控管理场所和人员;低风险地区,重点加强对外来重点人员的健康管理。各区住建(房管)部门要根据分区分级防控要求,精准落实疫情防控各项措施。

据了解,目前开展遗体解剖必须要满足四个条件:一是有行政部门和卫生部门的批示;二是患者的捐献,尤其要得到家属的同意;三是需要一定的场所;四是要有一支专业素质非常强、有经验、经过多次演习的遗体解剖团队。

“姐姐,这是我从装牛奶的箱子上拆下来的,给你寄过去。”2月23日,担心姐姐被口罩压得耳朵痛,弟弟在视频那头举起一根牛奶包装箱的提手,笑着对谢佳慧说。

为进一步落实国家、省、市分区分级精准防控的工作要求,积极恢复物业小区正常生活秩序,为复工复产提供有力保障,《工作指引》要求在做好社区防疫的同时,自觉接受属地基层组织的领导,坚持群防群控,为社区党员参与疫情防控工作提供方便。

吃了闭门羹,刘良心里觉得遗憾,他在朋友圈里呼吁,希望尽早开展对武汉不明原因肺炎的尸检。“朋友圈毕竟辐射面不广,当时很少人去关心这个事情。”

55天前的呼吁和等待

事实上,第七版诊疗方案在关于重症、危重症患者的治疗部分,与此前版本有了更加详实的补充。比如,针对有创机械通气,强调“根据气道分泌物情况,选择密闭式吸痰”,而这一表述与刘良解剖第一例新冠肺炎逝者遗体时发现肺部存在大量黏液,主张引流的观点一致。

15日晚上10点左右,刘良和他的团队就到达金银潭医院做准备工作。进入解剖室前,金银潭医院感染科的工作人员专门来给我们培训如何进行防护,包括防护设备的穿戴顺序、穿戴规则等。

直到2月15日,这一僵局才被打破。当天上午11点,国家卫健委在武汉召开关于病死病例尸检讨论会。下午6点左右,上海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金山区亭林医院呼吸内科副主任郑永华在金银潭医院做交接班工作时,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给他打来电话。

家政经住户同意可进小区

1月23日,为防止疫情进一步扩散,武汉封城,恐慌情绪一度蔓延开来。身处郑州的刘良再也坐不住了,第二天他就向有关部门提出,一定要对新冠肺炎逝者遗体进行解剖工作。“不做遗体解剖,整个病变完全不清楚,临床治疗很难有明确的针对性。”

可刘良仍然没有得到肯定的答复。

“我希望自己也能独当一面,像前辈们一样去战斗。”她说。

经过5天的培训,谢佳慧已如愿在方舱医院上岗。

“终于等到你!”他激动地在社交媒体发文。

这并不是刘良第一次身涉传染病遗体解剖现场。“但心境是完全不一样的”。

谢佳慧坦言,虽然资历不如前辈,但是年轻人适应能力更强、精力更充沛,更愿意去尝试、去挑战。“如果做得不好,就努力学习,承担起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

1月7日,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法医学系法医病理学教研室主任任亮找到刘良,称武汉不明原因肺炎出现了一例死亡案例,应该通过尸检来进一步了解病毒。刘良和任亮都是法医领域的专家,他们认为,尸检是了解病毒原理最快捷的手段。

在进出小区人员测量体温,检查“穗康码”“粤康码”的同时,非本小区人员、车辆若需要进入小区,需要按照小区的管理要求登记。

疫情防控期间,不少业主都遇到家政人员、维修工无法进入小区的情况,对日常生活造成一定影响。《工作指引》要求,家政、维修等人员进入小区需经住户同意,房地产经纪人员及客户进入小区则需提供业主授权书。快递外卖继续推行无接触投送,但在广州低风险地区,可以直接送到公司,到家庭。

广州日报讯 (全媒体记者贾政)近日,广州市住建局印发《关于新冠肺炎防疫期间加强物业小区管理的工作指引(第三版)》(简称《工作指引》),《工作指引》要求各物业服务企业落实分区分级精准防控工作要求,积极恢复物业小区正常生活秩序,其中非本小区人员、车辆进入小区可以按照小区管理要求登记的情况下进入小区,同时,在低风险区,快递外卖可以直接送到公司、到家庭。

随着疫情愈发严重,看着死亡数字不断累加,刘良心里也很着急。

这一刻,她还是没有忍住,流泪了。

据介绍,警方的行动缴获了约600万只口罩、1.8万个以上的装有消毒剂的容器以及大量其他医疗用品,这其中包括手套和防护服。此外,警方目前已经开始对哄抬医疗用品价格的公司展开调查。

科研人员对新冠病毒的认知仍在突破中,刘良说,“我时刻做好准备”。

几十年来,天文学家一直认为木马小行星表面下应该有大量的冰,但直到现在才有证据。天文学家对2019年LD2表面下存在冰的预测很可能是正确的。ATLAS的主要工作是发现可能对地球造成危害的太空天体,但这颗古怪的小行星并不是其中之一。夏威夷大学将其描述为 无害但很迷人。

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实时统计数据,截至北京时间10日9时32分,土耳其累计确诊病例逾4.2例,死亡病例逾900例。

物业服务企业需要根据居民的需求和意见,提供生活服务。小区具备条件的,提倡安装智能快件箱、冷藏快件箱等无接触配送设施。对居家医学观察的住户,做好相应服务保障工作,安排物业工作人员或志愿者将快递、外卖送至居所门外,保证无接触收取。物业服务企业需提示居家医学观察人员产生的生活垃圾必须在屋内密闭袋装,每天定时放置门外,由专业保洁员先消毒后再进行集中投放。

2003年非典时期,刘良和团队一起进行了一例疑似非典患者的遗体解剖。“当时包括北京、上海、广州都已经做过这方面工作,我们知道解剖的风险有多大,并且解剖的案例在临床上还没有确诊,我们是做完后把肺组织拿去检测,发现有病毒颗粒,这才确诊的。”刘良说,这一次做的事情是别人没有做过的,遗体打开后病毒浓度有多高?团队的人感染了怎么办?他的心里都没底。

郑永华当即就答应了张定宇。“按照我们中国人的习俗,人死之后要保留全尸,这件事难度不小。”当天晚上,他便联合金银潭医院的两位主任一起说服了一名逝者家属,签署了知情同意书。

谢佳慧之前在中医院供应室工作,负责医院无菌物品的清洁、消毒、灭菌和保养。“在这里,主要任务是护理好病人。”她说,“没有生而勇敢,只有选择勇敢!”

ATLAS在2019年中首次发现了2019年LD2号小行星。仔细观察和后来的图像突出了这颗小行星的尾部充满了尘埃和气体。这颗小行星在2020年4月通过了视线,并在2020年4月重新出现。这些观测结果表明,2019年LD2可能已经连续活跃了近一年,这给科学家们留下了一个谜团。为什么这颗小行星的行为会像彗星一样?

“我有几个学生在湖北崇新司法鉴定中心,他们要值班,学校和司法鉴定中心两队人马凑到一起,临时组建了一个团队。”刘良说,只要政策空间允许,他一直处于“待命”状态。

“这个事情必须要有人去做,遗体解剖能提供一套完整的病理学资料,对发病机制、器官损害等都会有确切判断,临床治疗上也会有借鉴。”刘良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时表示。

研究人员表示,大部分木星木马彗星在数十亿年前就被木星引力捕获进入它们的轨道路径,早已脱落了通常会形成彗星尾部的表面物质。这意味着2019年LD2可能是小行星群的新成员,也可能是它撞上了什么东西。

2月15日凌晨,福建新增107名医疗人员驰援武汉,接到通知的谢佳慧迅速收拾行李,天色一亮就坐上大巴。

当还在读小学一年级的弟弟问起时,她自豪地回答。剪短长发,谢佳慧随着队伍一起出发支援武汉。

刘良教授法医病理学阅片

另一方面,重症、危重症患者的抢救也一度令人感到无奈。同济医院心内科副主任医师周宁表示,CRRT(连续肾脏替代疗法)、ECMO(人工膜肺)等脏器替代医疗技术已经非常先进,但此前用于重症患者,往往难以挽救他们的生命,如果能了解发病机制,或许有进一步细化的治疗方案。

新冠肺炎的临床治疗,确实在现实中遇到了瓶颈,瑞德西韦、阿比多尔等药物一度被奉为治疗新冠肺炎的“神药”。截至目前,已有300多项有关新冠肺炎临床研究项目上马;特别是1月31日深夜一则“研究发现: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的消息,更是引发多地群众排队抢购。

“当时是春节假期,学校要放寒假,人员需要提前统筹,有三个男老师可以参与,其中两个男老师确定了要回家过年,当时想着交通也方便,有需要的时候再往武汉赶。”刘良向记者介绍,后来遇到封城,那两个老师也回不来,他只能找以前的学生来救急。

“当时我们都不知道疫情这么严重。”根据官方通报,截至2020年1月10日24时,国家、省市专家组对收入医院观察、治疗的患者临床表现、流行病学史、实验室检测结果等进行综合研判,初步诊断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41例。

3月4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发布《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下称第七版诊疗方案),首次增加了“病理改变”内容。而这正是刘良和他的团队在过去55天奋战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