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大会“云”开幕纽约却空荡荡

联合国大会“云”开幕,纽约却空荡荡

第75届联合国大会已于美国当地时间9月15日启幕,包括一般性辩论在内的多场高级别会议即将举行。受疫情影响,此次的联大会议将首次以线上方式举行。正如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总结,今年联大的背景格外特殊:野火笼罩旧金山,纽约联大近乎空场。

联合国大会?白宫似乎兴趣缺缺。看看今年联大开幕式上提到的议题:和平与安全、裁军、人权……结合华盛顿近年来的举动,确实好像都不是白宫所关心的议题。

章建勇告诉新浪科技,在NOP的开发工作上,蔚来投入了非常多的资源在测试方面,在测试中拥有超过200万公里实测的数据。

蔚来的NOP(领航辅助驾驶)系统是导航系统与NIO Pilot自动辅助驾驶功能的深度融合,允许车辆在特定条件下按照导航规划的路径实现自动进出匝道、超车、并线、巡航行驶等功能。

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科里·舍克在《外交政策》刊文称,新冠疫情的全球影响,本可通过国际组织的作用而极大削弱,这本是作为全球唯一超级大国的美国应率先垂范的事情,但美国却“挂科”了。

75周年的联合国大会,热闹在云端,而纽约却“空荡荡”。

在蔚来内部当然也有一些争论,最早蔚来是选择博世作为整个系统的方案提供商,博世提供摄像头、毫米波雷达,整个控制系统,包括算法、软件都是博世开发。

NOP是帮助车主而不是取代

领航辅助功能将随着NIO OS2.7.0升级于10月份通过FOTA(远程固件升级)分批推送给蔚来车主。除NOP外,NIO OS2.7.0从升级还将同步推出基于摄像头的驾驶员疲劳预警、远程开启座椅通风等近20项新增及优化功能。

“我们在辅助驾驶系统领域的推广是非常慎重的。我们会增加和用户的沟通,帮助他们了解这个系统的边界,希望他们能够更加成熟和稳定的使用我们的辅助驾驶系统。”章建勇表示,蔚来会不断强调我整个自动驾驶辅助系统是需要驾驶员去掌控驾驶,然后系统去扮一个辅助驾驶的角色。

据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报道,纽约州已对各国代表团实行14天检疫隔离政策,国家领导人也不例外;同时,前往一个新冠确诊逼近700万的国家也难称明智之举。不止如此,“东道国”美国总统特朗普也不会来,如今身处威斯康星州的他显然有更“要紧”的事情要办,而威斯康星州正处于纽约州的隔离名单上。

章建勇透露,相比较特斯拉的NOA系统只是覆盖国内高速公路,蔚来的NOP不仅覆盖高速公路,还覆盖城市高架和开速路。同时,蔚来的NOP对速度的调节和控制会更加符合大部分车主的心理预期,在不同场景下蔚来的NOP对速度有非常多的调节和控制。在人机交互上,蔚来的NOP深度结合车载语音助手NOMI等所有人机交互场景,其功能室提前有更好、更合理的方式能够提醒用户在诸如进入收费站前,尽早对车辆进行接管。

抗疫合作是今年参会各国最为关心的议题之一。就在全球携手抗疫的关键时刻,作为东道主的美国却不断给联合国“找麻烦”:4月,美国突然宣布“断供”世卫组织,并在不到3个月后,通知联合国将于2021年7月正式退出世卫组织。甚至,美国还想赖掉拖欠世卫的8000万美元会费。近年来,从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教科文组织,到《巴黎协定》、伊核协议……美国接连“退群”的行为,已干扰国际多边组织正常运作。

章建勇谈到,蔚来是从2016年、2017年开始选择在自动驾驶领域做自主开发,而最早在做车型的定义和产品早期开发的时候,内部也有非常多激烈的讨论。2015年,蔚来的自动驾驶立项。当时,行业有多家专业的、成熟的Tier1的系统供应商,比如博世、大陆等,都可以提供比较标准的方案,像ACC、AE、车道偏离预警与车道保持都有。

章建勇透露,蔚来的车辆需要2、3个月时间去判断用户的行为,然后学习用户的驾驶习惯。但是,在这些方面蔚来还是选择一步一步去调整,并非让车辆在学习后帮助用户做更多的决策。诸如加速、减速等通用操作,只要机器稍微调整一下就更容易匹配。但是像换道、插队的驾驶行为,如果通过调整让机器帮助用户进行,用户就会不习惯,因为某一次决策跟用户的预期不一样,用户就会觉得很不舒服。

然后,蔚来做出了决定,不再用原来博世的方案系统,只是采用它的毫米波雷达。在汽车视觉上选用Mobileye的方案,自动驾驶、中央预控器,还有里面所有的算法,包括车机验证整个系统都是蔚来自己去做。

2017年3月,蔚来在美国小规模建立了研发团队,国内也组建了研发团队。蔚来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斌认为,自动驾驶对智能电动车来说是非常关键的技术。人机交互、自动驾驶跟用户体验非常相关,一定要去自己做。即使承担风险,蔚来也应该去勇于创新。

今年是联合国75年生日。跨入2020年,人类遭遇了自二战以来最严重的全球危机。在新冠疫情大流行之下,多国社会问题凸显,世界经济遭受冲击,国际秩序面临诸多挑战…… 在此背景下召开的联合国大会,注定备受全球瞩目。

谈到行业的佼佼者特斯拉,章建勇认为特斯拉做了很多积极但有些偏向激进的策略,相比较之下,蔚来会在两方面会做更多的平衡和中间状态的考虑。“理论上来说,没有任何一个系统能够做到100%覆盖所有的场景,但是又不能把系统做到100%才给用户使用。”

当时蔚来内部有两种观点:第一种是这个系统是对安全性要求非常高的系统,大部分车企还是用博世和德尔福的系统,自己开发的风险会非常之大。第二种,内部一开始为了证明自主研发没问题,就拿一辆车去改造成DEMO车,6、7个人的团队用一套Mobileye系统就把整个功能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