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之下中国学生对留学英国的态度

英国文化教育协会/英国大使馆文化教育处一直在密切关注疫情局势,并将跟随疫情变化持续就其对国际教育的影响提供最新消息。

近期,英国文化教育协会/英国大使馆文化教育处针对“新冠疫情影响下中国学生对留学英国的态度”进行了问卷调查。调查数据收集时间为2020年3月27日至4月3日,有效问卷回复共10808份;其中,大多数受访者(72%)此前已提出了留学申请,16%的受访者已在国外留学,少数受访者正在考虑申请留学或目前尚无留学计划。同时,大多数受访者(85%)为研究生阶段人士;而98%的受访者已申请了英国大学,82%的受访者只申请了英国的院校。

“很多人听到我开口说华语及了解我的教育背景后,告诉我他们也认识一个‘姓詹’的马来人,叫詹马利,我都会笑着对他们说:“那是我老爸。”詹马利从小就鼓励詹诗敏参与华语讲故事、演讲及辩论比赛,培养她的会话技巧。

1972年至1975年,詹马利获时任首长敦拉曼耶谷的赏识,受委到首长署华人事务部担任民政官员。

“1966年共有40名毕业生报考南洋大学,砂拉越包括我只有7人被录取,当中6个是华人。”

詹诗敏在父亲詹马利的培养下,从小就接触华语及中华文化。

女儿詹诗敏受影响接触中华文化

詹马利小时候住在砂拉越边陲小镇伦乐(Lundu)。尽管是马来人,但父母及舅舅都会说客家话及福建话。

许多已经申请留学的学生目前对留学计划持观望态度

“在还没正式上学时,我就在家与父亲说华语,在学业上遇到难题时,也会请教父亲。”

同时,也随时欢迎您将有关此调查的相关问题、建议等与我们沟通。再次感谢一直以来的理解与支持!

她说,父亲从小就鼓励她听邓丽君的歌曲,不只因为好听,也希望她从歌词中加强掌握华语的能力。在去年的“玩转古晋”活动上,她更献唱《月亮代表我的心》,让许多人赞叹。

詹马利的女儿取名Jasmin,结合他(Jamau Satong)和妻子Minah binti Mahlie的名字,且是茉莉花的意思,所以中文名字便取其谐音,即“詹诗敏”。

“那时,伦乐商店的老板们都是我的华语启蒙老师。遇到不认得的字时,我就会请教他们。”他笑称,商店的老板以客家话或福建话教导他,导致其华语带有方言口腔,闹出不少笑话。

从小学术成绩名列前茅

对詹诗敏来说,詹马利是慈父更是严师。报考统考时,父亲还制定学习表,不准她看电视及玩电脑,严格监督其学习进度。

如要改变学习目的地,大部分受访者会留在中国

但这部分受访者中有相当部分人(28%)表示继续学业的意愿“介于可能和不可能之间”。

他在1975年辞去民政官员一职,到日本公司担任副经理,因对独中的热爱,他决定重新拾起教鞭。

多元文化下应尊重彼此信仰

父亲鼓励下喜爱邓丽君歌曲

辗转行政职场后重执教鞭

詹马利在成绩上一直名列前茅,杰出的表现让校长方永辉决定协助他报读古晋中华第三中学(三中)。

詹马利还鼓励詹诗敏到吉隆坡新纪元大学学院报考汉语水平考试,后者也不负所望,在汉语水平六级考试总分300分中,获得270分的佳绩。

詹马利认为,马来西亚为多元文化的国家,种族之间应该开放,要善待和帮忙其它种族。

“当时,黄佛德问我,毕业后想投入什么行业?我告诉他,可能当翻译员,但他反问,为何不到三中当教师?”

正在考虑改变学习目的地的受访者中,60%的人表示他们会转而在中国学习或今年不出国。

即使到了独中,学术成绩方面也不输给华人。高中时更是入读甲班,成绩一直保持在前10名。

因懂得中文,詹马利也充当起华人与马来人的“桥梁”,即当马来社群对华人不甚了解,他便会协助纠正,反之华裔对马来人有误解,他也会帮助交流。

詹马利在古晋中华第三中学升学完成初中学业后,到古晋中华第一中学继续高中学业。他在1965年高中毕业后,在贵人的协助下,到南洋大学升学。

选择到独中求学是詹诗敏自愿的,毕竟除了马来语,华语是她从小到大接触最多的语言。

“我在高三时,遇到了贵人,即田绍熙和沈玉池把我推荐给时任中华总商会主席黄佛德,也因黄佛德的一句话,让我后来决定当教师。”

贵人黄佛德协助下决定志向

在南洋大学主修地理科,副修马来语的詹马利在1969年大学毕业后,回到母校任教,但因为当时学生人数太少,仅任教一年后就不被续聘;他在1970年到西连民立中学当教务主任,负责教马来语及地理,期间还教过华文科。他在一年后,转到古晋圣伯特利学校教地理及马来语。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是詹马利的人生哲学。他表示,“你能接受的事情,未必其他人都能接受,所以必须事先了解此人的背景或文化等。”

“面试官知道我是独中生且拥有汉语水平考试文凭时大感惊讶,更要我即席说华语。”

“在伦乐,邻里和睦,即使是马来人,也以客家话及福建话跟华人邻居或商家沟通。”

到了入学的年纪,因当地的国小只开班到三年级,小学高年级必须转到古晋就读。詹马利父亲嫌麻烦,就把他送到当地的伦乐中公就读。

对从小就会说方言的詹马利来说,到华小就读,与师生沟通不是难事,反而认字上有困难。

37%的受访者 “根本不可能” 或“不大可能”取消或延迟留学计划,也有22%的人可能或非常可能改变计划。

“财力”和“申请困难”也是受访者的担忧因素,但程度相对较低。随着疫情对财政状况的影响日益明显,这一担忧或将有所加重。

戴头巾,笑容甜美的她,每次一张口说一口流利的华语时,总会让身边的人惊讶。

退休后的詹马利在补习中心为中四及中五生补习马来语,笑称尽管75岁,但本身还是有市场。

目前正在国外留学的受访者中,57%的人表示将“非常可能”或“比较可能”继续自己的学业。

只有小部分受访者会考虑其它留学目的地。其中,澳大利亚是最受欢迎的选择,有8%的受访者表示,如要改变留学目的地,他们会考虑从英国转向澳大利亚留学。

此外,他也喜欢听中文歌,尤其是邓丽君及刘家昌的歌曲。詹马利早年曾活跃于政治并四处演讲,每当一开口说华语,观众无不表露惊讶的神情。

多位受访者(39%) 表示,他们延迟或取消自己留学计划“介于可能和不可能之间”。这表明,相当比例的学生目前感到进退两难,并正在观望局势将会如何发展。

他一直鼓励友族学华语,因为语文是工具,更是开启视野的钥匙,有助于自我增值,在职场上更有加分的作用。

“种族之间互相了解和尊重很重要,砂拉越的马来同胞比较开放,能与其它同胞和谐共处。”(李佩芝、陈家如)

帮助华巫纠正彼此关系

詹马利在1977年回到母校三中任职,过后在1981年至1985年到沙巴建国中学、1986至1987年霹雳南华独中、1988年在美里廉律中学,再回到三中任教并担任教务主任直至2003年退休。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就因黄佛德这句话,让詹马利在1969年大学毕业后,回到三中任教,展开他近30年的教学生涯。

受访者对留学计划中的以上两方面表达出了严重的担忧—有87%的人担忧“个人安全”,79%的人担忧“健康与福祉” 。

自小常用方言和华人沟通

多数已在国外的学生计划今年秋季继续各自学业

“那个年代的华小跟国小相比较进步,再加上父母认为读华小比较有出息,就让我到该校就学。”

说詹马利从小到大一直是“学霸”一点也不为过。小学时时常参与数学比赛,甚至在比赛中名列前茅。

受访者对留学的主要担忧在于“健康与福祉”以及“个人安全”

詹马利本名是Jamau Satong。就读伦乐中华公学时,校长方永辉认为,中国铁路工程专家詹天祐成就非凡,加上詹姓较特别,为他取詹姓,取名马利。

詹诗敏除了爱看韩剧,也喜欢中国古装连续剧。她最喜欢苏轼的《水调歌头》,也爱邓丽君所演唱,以《水调歌头》为词的《但愿人长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