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一警务人员初步确诊新冠肺炎港媒称其确诊前仍在上班

(原标题:香港一警务人员初步确诊新冠肺炎 港媒称其确诊前仍在上班)

海外网8月29日电 香港近期疫情略有回落。据香港卫生署卫生防护中心传染病处主任张竹君29日表示,有一名警务人员初步确诊感染新冠肺炎。

TikTok用户Mike听闻这一消息后对「DoNews」表示,甲骨文的客户和TikTok的用户完全属于两个不同的世界:一个以企业为主,而另一个绝大多数都是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

其中最大的想象空间,可能是甲骨文希望借TikTok之力来挽救其陷入困境的数据云(ODC)业务。

去年5月,作为全球裁员计划的一部分,甲骨文裁掉了其在华研发团队的900余人。今年年初又裁掉了西雅图云计算团队的300名员工,而上月底又再一次将大刀挥向了北京的研发团队。

然而,却是在这一年,二者却因为云业务的发展战略不同导致渐行渐远,直到六年后双方再次在TikTok的牌桌上相遇。只不过,这一次甲骨文和微软各自的筹码却已经有了些许变化。

甲骨文也是在这一时期错失了云计算发展的大好时机,并迅速与亚马逊、谷歌和微软等公司拉开了差距,并在中国被腾讯和阿里赶超。

自从在美国陷入被禁或被卖的两难境地以来,TikTok就成了美国各大科技巨头争相角逐的对象,而一向与消费者业务并不沾边的甲骨文,为什么却对一款年轻人的社交软件不生了兴趣?它究竟能从这款火爆全球的短视频应用中获益多少?更重要的是,与它的老对头微软相比,甲骨文拿下TikTok的胜算又有多大?

作为近两年火爆全球的短视频应用,TikTok的身价要高于二者以往收购的任何一家企业。据悉,仅仅只是TikTok的美国业务,其估值就已经高达200—500亿美元。

首先是收购能力即现金流的比较。

在这场TikTok的抢夺大赛中,它与多年的对手微软再次站上了同一个“擂台”,而一直位居微软之后的甲骨文在这次过招中胜算又有多大?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与数据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使用前核实。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2014年,甲骨文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曾对《旧金山纪事报》(San Francisco Chronicle)表示:“信不信由你,我认为我们仍然有可能击败微软,使甲骨文成为比微软更重要的公司。”

TikTok——甲骨文的“救命稻草”?

“甲骨文的DNA里一直流着企业服务的血,它所擅长的也是与企业用户打交道而非个体消费者。我想现在唯一希望甲骨文能够成功收购TikTok的人应该是扎克伯格,这样一来Facebook就少了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而对比亚马逊和微软同期的财报来看,该时期二者云业务AWS和Azure的营收同比上涨却分别高达29%和47%。

从理论上讲,甲骨文还可以使用这些数据来补充其营销服务并改善其营销产品,从而为其大型企业客户提供有关数百万消费者的有价值的信息。

7月10日,九江召开防汛紧急动员会议,强调目前九江“江河湖库已全面告急,防汛工作到了最严峻、最紧要、最吃劲的重要关头”,并要求“要按照一级响应、一级战备,坚决筑牢阵地防线”——防汛形势之严峻可见一斑,一场防汛抗洪救灾硬仗已然打响。

而据相关知情人士透露,这一谈判在最近几天加速了。

当然,我们也要看到,抗击洪灾是真正的“战争”,除了压实地方责任,发扬当年的抗洪精神,也要有及时充足的人力、物力资源保障。目前九江防指已要求,即日起,全市党政机关临时取消双休日休假。但同时,也仍有一些“薄弱”地区亟须外部驰援。如像江洲镇这样,在家常住人口多为留守老人和妇女,可用于抗洪救灾的劳动力严重不足的地区,除当地积极动员外,相关部门也有必要予以针对性援助,确保不留任何“缺口”。

此外,无论是谁最终成功拿下TikTok,其要面临的技术问题——如何完全将TikTok从其母公司字节跳动分离和如何实现TikTok全球业务的分割等问题以及内容监管问题都将不可小觑。

此外,连甲骨文的股东Kevin Walkush也反对这桩交易。他表示,除了能让它的老对家微软在与TikTok的谈判桌上多付出一些代价以外,甲骨文的这次介入没有任何逻辑。

根据甲骨文近日发布的2020财年第四财季的财报显示,截至5月31日,甲骨文营收104.4亿美元,低于上一财年同期的111.36亿美元,同比下滑6%。

而反观甲骨文,除了有一次试图收购推特的想法被扼杀在摇篮之外,它在互联网消费、社交媒体应用和广告业务方面却几乎没有任何经验。

实际上,九江因其地理位置,历史上就易遭受洪灾侵扰;而1998年长江特大洪水曾在九江段决堤,其中的抗洪经验和教训,至今不可忘。在22年后几乎相同的时间,九江能否经受住再一次的洪水的考验,为公众所关注。

尽管对TikTok的收购决议饱受外界质疑,但甲骨文却仍然在强大的竞争对手微软和高昂的收购价格面前迎难而上,也从侧面说明了这家它对TikTok这一新兴社交平台的渴望,以及其可能给甲骨文在业务发展上带来的想象空间。

“甲骨文是在开玩笑吗?我感觉它想收购TikTok就像我爷爷试图融入我们年轻人当中那么牵强。”

眼看软件业务增长见顶,云业务又错失良机,作为曾经风光无限的科技霸主,甲骨文也开始走上了巨头的下坡之路。

作为同时于1970年代成长起来的科技巨头,甲骨文和微软一样,都是传统的企业软件和数据库供应商。

凭借这一层关系,甲骨文在收购TikTok的过程中甚至是收购完成后,面临监管和反垄断问题的风险可能会比微软小得多。而对微软来说,TikTok则相当于一颗“定时炸弹”,随时都有被引爆的可能。

然而,微软手上却有搜索服务平台必应、职场社交平台领英以及游戏应用Xbox三大消费者业务法宝,还曾多次涉足社交领域——虽然这方面的战绩不尽人意。

而两家科技巨头也并不差钱,通过二者最近的财报数据显示,微软帐面上拥有1360亿美元的现金,甲骨文则拥有430亿美元的现金和短期证券。

目前,南北方已全面进入主汛期,防汛将进入“七下八上”的关键期。可以说,今年的全国防汛考验才刚刚开始。九江和江西所面临的压力,只是一个缩影。如九江防汛动员会所指出,这场来势汹汹的汛情,是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的一道“加试题”,是对所有地区干部能力、作风、担当的又一次大考,必须全力、全面、全心以赴。

面对历史罕见的大汛、大洪水,就得有与之匹配的责任感与“守土有责”的使命感。这是一场必须全力以赴的硬仗,任何环节都不容掉链子。江西防指日前就指出,江西省山洪灾害隐患点多面广,危险区和影响人口情况不明,监测预警设施管护不到位,有的地方预警信息“最后一公里”还未打通……对这些问题,就应以与洪水赛跑的紧迫感,及时查漏补缺,确保无失。

此前,水利部门就提醒,今年气象水文年景总体偏差,加之疫情影响备汛工作,水旱灾害防御形势严峻,要做好防大汛、防大洪水的准备。据应急管理部统计,截至7月10日14时,今年以来洪涝灾害造成湖北、湖南等27省(区、市)3385万人次受灾,141人死亡失踪,195.8万人次紧急转移安置。江西目前所面临的抗洪压力,是南方洪灾的一个缩影,而九江又是江西的缩影。

据香港东网29日报道,这位确诊警员在29日参与了自愿性检测计划,在上班期间提交了自己的两个样本,并在随后获知其样本对新冠病毒呈阳性反应,目前正在等待第二个样本的检测结果。港媒消息称,这名29岁的警员隶属投诉警察课,28日仍在湾仔警察总部上班。其在过去14日内没有进行过与公众接触的活动,也没有外勤工作。

拉里·埃里森是美国的第五大富豪,也是公开支持特朗普的少数硅谷大亨之一。

其中,其硬件收入为9.01亿美元,服务收入为7.35亿美元,同比分别下滑9%和11%;而占甲骨文营收主要构成部分的云服务与授权支持业务营收为68.45亿美元,相比去年同期仅上涨了1%;另外,云许可证和内部部署许可证收入为20亿美元,同比下滑高达22%。

在本世纪初的十年间里,甲骨文是软件行业里最活跃的收购者,通过收购Moniforce、Lodestar、Bridgestream等50多家同类竞争对手从而不断壮大自身实力,成为软件领域里数一数二的佼佼者。

南方多地洪涝告急!据报道,7月11日10时,江西省防汛抗旱指挥部(简称“防指”)将防洪II级应急处置提高至I级。当前鄱阳湖湖口站已超警2.3米,较同期偏高3.9米。特别是近期鄱阳湖水位连续8日上涨,单日最大涨幅0.65米,历史罕见。结合当前五河及长江雨水情,预计鄱阳湖将发生流域性大洪水。为此,九江市江洲镇致信呼吁江洲在外18至60周岁之间的父老乡亲,迅速回赴江洲共抗洪魔,还称当地实际全部可用劳动力不足1000人。呼吁发出后,也已有游子随即回乡。

今年二月,他还在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科切拉谷地的庄园为特朗普举行了一次竞选连任的筹款活动——尽管他表示自己并没有出席。四月,他还对《福布斯》表示:“我支持他(特朗普),希望他做得好。”

张竹君29日表示,香港当日新增18例确诊个案,其中2例为输入病例,1人来自巴基斯坦,1人为菲律宾外佣,其余16例为本地感染者,累计确诊病例达4787人。本地确诊个案中,有11例与之前的个案有关,大多数为家庭或聚会感染。而5例源头不明个案中,则有多名医护人员先后确诊。另有4例来源不明。

一般来说,ODC的业务之一是数据经纪业务,即创建普通用户的个人资料并销售给广告主。而一旦拥有最受欢迎的社交媒体的所有权,势必将会为甲骨文的云基础架构带来庞大的用户群及消费者数据库,从而有助于其云业务的发展。

美国总统特朗普也证实了这一消息,他于周二在亚利桑那州的一次演讲中表示:“我认为甲骨文是一家好公司”,并称甲骨文可以收购TikTok的美国业务。

就目前而言,双方均有收购TikTok美国业务的“财力”,但微软在这一方面显然比甲骨文有更大的谈判空间。

日前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强调,要压实各方责任,各级防汛责任人要下沉一线,强化监测预警,加强协调调度。而在启动一级响应后,九江已派出7个工作组,加密督导检查各地防汛工作和防汛纪律。如果说洪涝是天灾考验,那在抗击天灾的过程中杜绝“人祸”因素,就是应考方式。这也是确保相似的时间、相同的地方,不让同样的结果再次发生的关键所在。

由此可以看出,除了在传统软硬件业务上相继失守以外,目前甲骨文在其主营业务云服务方面也远远落后于竞争对手亚马逊和微软。要想在这一领域扳回一局,TikTok似乎可以帮上一些忙。

尽管在收购能力方面微软稍稍占据上风,但甲骨文却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有总统特朗普在背后撑腰。

另外,甲骨文的首席执行官萨夫拉·卡茨(Safra Catz)还在2016年为特朗普竞选团队的执行委员会工作过。

截至目前,TikTok的全球下载量已经超过20亿,其中仅在美国就拥有1亿以上的用户。而通过收购,甲骨文也将获得TikTok收集的海量用户行为数据。

“我想不通TikTok能给甲骨文的主营业务带去什么帮助,而TikTok却很有可能在过时的甲骨文手里被毁掉。”

在收购实力和政治背景两个回合,双方暂且打了个平局,而接下来的与TikTok的业务融合能力将成为决定这场博弈胜负的关键一局。

至于28日确诊的一名地产公司职员,张竹君表示,他在港景峰商场地产铺工作,商场内此前有两名地产公司职员确诊,但3人并不相识,故无法确认传染途径是否相关。香港卫生防护中心已要求商场大清洗,并安排商户作新冠病毒测试。

甲骨文与微软狭路相逢

但在过去的十年中,甲骨文的收购法宝却不再奏效,它仅完成了一笔收购交易——以93亿美元收购了云软件公司NetSuite,而对其他云服务相关公司如salesforce和sun等的收购则均以失败告终。

甲骨文与微软之间的竞争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一直在追赶,从未曾超越。

“甲骨文对TikTok的收购没有意义。”他认为对甲骨文来说,缺乏消费者业务方面的经验,将使这笔交易最终变成送给竞争对手的礼物。

消息一出,甲骨文的股价涨幅一度飙升5%,公司市值也超过1700亿美元。

从这一角度来看,微软似乎在运营TikTok方面将会比甲骨文更胜一筹。但对这两家多年来一直以B端业务为主的企业来说,涉足更为复杂风险更大的消费者业务尤其是社交业务,双方都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虽然大多数人评价甲骨文的此次收购行动颇为“离奇”,但对这家营收增长几乎陷入停滞,新兴业务又远远落后于同台对手的老牌科技巨头来说,它并没有太多选择,而正好陷入危机的TikTok似乎成为了其能否翻身的一根“救命稻草”。